搜索

大家 秦怡:精彩的艺术人生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09 04:34 | 查看: | 回复:

  一个月前,黄浦江畔,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完美谢幕。开幕式红毯上,当96岁的中国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老师一袭粉色套装,雍容典雅地出现在影迷面前时,人们无不为她如此高龄还拥有这般鹤发童颜的容貌所折服,更为她终其一生对电影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而钦佩。

  究竟是什么信念让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对电影艺术生涯如此痴迷和热爱?最近,记者特意登门拜访了这位影坛常青树,近距离聆听她讲述的艺术人生。

  秦怡的家位于吴兴路衡山路一栋老式高层建筑内,高雅静谧的环境很适合一位文艺工作者修身养性。踏入屋内,敞亮的客厅整齐洁净,各式艳丽的植物散发着春天的朝气与蓬勃,一位慈祥白净的老人端坐在沙发上,她正是秦怡老师,96岁高龄还是那般美艳动人。那么多岁月沧桑,却不曾在她脸上留下印痕,让人不得不对这位内心坚定、富有理想的老电影艺术家肃然起敬!

  秦怡于1922年出生在上海,1938年进入中国电影制片厂担任线年凭借在影片《遥远的爱》中的演出成名;50年代因主演《马兰花开》被中国观众所熟知。2008年她获选第7届中国十大女杰,2009年获得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及第1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终身成就奖。从20世纪40年代迄今,秦怡先后主演了40多部电影,塑造了72个风格迥异的人物形象,为中国的电影事业谱写了灿烂的篇章。

  “我要不停拍,拍电影,拍到一百岁!始终和观众在一起!”今年初,秦怡亮相上海影城,参加其担任编剧、主演的电影《青海湖畔》全国公映暨观众见面活动。满头华发、身着红衣的秦怡在“粉丝”的搀扶下来到舞台中央,挥手向慕名前来的上千名观众致意。她说:“我和大家一样,关注我们国家的电影,要出好的电影,电影演员不能停下来。”

  2014年秋,秦怡以93岁高龄“挑战”青藏高原,在海拔3000多米的野外环境下拍摄由她创作的剧本《青海湖畔》。该剧开机那天,当一头白发的秦怡老师伫立在青海湖畔,隽永优雅,围观群众情不自禁发出一阵阵惊叹。影片以青藏铁路建设为时代背景,讲述以女气象工程师梅欣怡为代表的一群气象工作者,在高原上克服重重困难开展气象科考工作的故事。秦怡说:“我为讴歌高原上的科技工作者写了这样一个剧本,反复改、反复磨,就是想把好的故事、科学家精神传播出去。” 她告诉记者,那个时代的人,无论什么艰难困苦都没让他们退缩,因为他们惦记着国家荣誉和人民利益。没拍电影前,她把剧本给朋友们看,他们担心这样的影片拍出来可能没人喜欢看。但秦怡认为,“这是对社会有意义的电影,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必须要担起某种责任。”

  影片拍摄时,秦怡不顾自己年事已高,亲赴青海实景拍摄,她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使影片呈现出非凡的艺术和光影品质。2015年11月,第11届中美电影节上,电影《青海湖畔》获得最佳入围奖,秦怡获得终身成就奖;同年12月,影片《青海湖畔》又在第7届澳门国际电影节获得入围奖,秦怡再获杰出贡献奖。面对观众,秦怡饱含深情地说:“我是电影演员,演员如果不演戏,就不叫演员。我会把这个工作一直继续下去。”

  秦怡是位有着革命理想的文艺工作者,从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浪潮起,她开始了长达70年的演艺生涯,成功塑造了“林红”“芳林嫂”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影响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可以说她的艺术成就与她执着的爱国信念是密不可分的。

  “我还算是幸福的人了,躲过了九死一生,也演了不少戏。”回忆起抗战那段艰难岁月,秦怡至今记忆犹新。

  在全面抗战期间,秦怡一直坚持拍戏,在重庆一待就是6年。她回忆道,当时一边在演话剧,一边日本鬼子的炸弹就开始轰炸了,一阵接一阵。警报拉响了,她和其他演出人员就趴在椅子底下,等敌人的轰炸告一段落,再从椅子底下钻出来。当时,有人问:“还演不演下去啊?”大家不约而同地答道:“演!”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秦怡和同伴们坚持把整部戏演完。在重庆,秦怡先后搬了4次家,房子炸掉了,就在100多块石头垒起的石堆上睡觉。经常是早晨出去拍戏,晚上回来时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房间被炸得只剩下一片瓦砾,就这样艰难度日。

  1956年,在《铁道游击队》的拍摄中,秦怡饰演芳林嫂一角。按导演的编排,剧中设计了芳林嫂将尚未拉线的手榴弹投到敌人岗村的脚后跟这一幕场景。秦怡就在片场整天琢磨着岗村的扮演者陈述的脚后跟,陈述一来,她就看他脚后跟,他走到哪里,她的目光始终盯着他的脚后跟。眼睛看准了,手上动作也跟着到位了。在拍摄这出戏时非常顺利,“芳林嫂”掷出的手榴弹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了“岗村”的脚后跟上,导演兴奋地喊道:“一遍过!”类似这样的拍摄细节还有不少,其中不仅反映了秦怡的敬业精神,还流露出她对侵略者发自内心的深恶痛绝,这种抗日情怀几乎伴随了她的一生。

  秦怡爱憎分明,在生活中,她很重感情,戏中以情感人,戏外也结交了各种各样的知心朋友,结下了真挚的情谊。

  还是在念南市职业中学的时候,由于家穷买不起课本,上语文课时她常常偷偷看小说,有一回把一本《莫斯科印象记》藏在课桌内偷看,被彭老师发现还浑然不知。当老师从课桌内抽出这本书她才吓了一跳,心想这下非挨手心板子不可,哪料彭老师也津津有味地翻阅起来,还鼓励她课后写一篇读后感交上来。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让秦怡喜出望外,当晚赶了个通宵把读后感写成,得到老师的鼓励,从此以后就养成了读书与写作的习惯。

  后来她离开学校走上了舞台,在辣菲剧场演出话剧《结婚进行曲》,落幕卸妆时,后台居然出现了彭老师,他是专程来看昔日学生演戏的,还带来了厚厚一叠中学时代秦怡写的读后感,并且笑着说:“我知道你会有出息的,所以把你写的东西都珍藏着。”秦怡感动得热泪盈眶。几十年来,她一直把这段师生情铭记在心,只要一提笔写文章,彭老师那可亲的形象就浮现眼前,才思如喷泉而涌。

  在电影事业上,秦怡无疑是辉煌的。然而在生活中,她却饱受磨难。即便如此,她还是乐观地对待人生,从不怨天尤人,把自己的光和热带给身边和周围的人。

  秦怡说:“1983年金焰走了,2007年儿子走了,2008年妹妹秦文也走了,慢慢地,一个个都走了。我幸福过、快乐过,也怨恨过。我这辈子在工作和家庭上吃苦、受难很多,人家都说我心态好,人终究都有过美好生活的愿望。但我从不认命,我会分析,就像剥橘子,把这些心结一个一个、一层一层地剥开。”

  也许正因为这种心态,我们看到的秦怡脸上丝毫没有磨难留下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岁月馈赠的从容。

  87岁那年,秦怡出演了我国首部反映农民工子弟生活的电影《我坚强的小船》。她始终关注着我国电影事业的发展,关心青年演员的成长,发起举办了“中国首届无声电影展”。2010年,秦怡出任上海世博会上海馆祝福大使和荣誉馆长,积极为世博会奉献力量。她不计名利、不顾病痛,致力于各类社会公益活动。她说:“有一天我将要离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还能是一个好演员,一个好观众……”四川汶川地震后,她先后捐款20余万元,青海玉树地震后,又捐款3万元。她说:“这些钱原本是想给儿子用的,现在小弟不在了,做母亲的就把这些钱给最需要的人。”

  在拍摄完《青海湖畔》后,有人问秦怡是否依然还有电影梦想?她想了想说:“还是想演的。”目前,秦怡除了准备在陈凯歌新片中担任角色外,还在写一个剧本,这是一个有关抗战题材的作品,预计年底完稿,不久将投入拍摄。秦怡就是这样一位对生活、对事业有着执着追求的人,她的人生也许并不完美,但正是她的精神、她的毅力为自己撑起一片艺术的天空,丰富和充盈着人们的精神世界。祝愿她的艺术人生常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maxavm.net/duhouxie/346.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